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盾冬盾]Remember 记得(吸血鬼AU) #2.1

“一对情侣。”Peggy熟练地从救护包里取出纱布和绷带,示意Steve把手伸过来,“Dalan转化之后一直不稳定,Alicia被他咬了,也许是意外也许是商量好的,看起来更像后者,有人在Alicia邮箱的垃圾桶里找到了没有发出去的求救邮件,收件人是神盾的公开邮箱。”


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Steve沉默地点了点头,三年过去后,他理应不再为这些感到不适和痛苦,然而每一次玩命的追逐都似乎与过去隐隐重合,在回忆的火光中惨烈燃烧着。他下意识用皮靴蹭了蹭地面,挤出一个疲惫的笑容。


Peggy叹了一口气,她熟悉Steve的所有,尤其熟悉这样的笑容背后隐藏的含义。华盛顿事件后她曾建议Steve离开监察部转职他任,Steve却坚持留下继续参与行动,这种近乎固执的坚持带来的负面效应每一天都在显现,尽管Steve总试图将它们掩饰起来并表现得和往常一样果断坚定,但作为他最好的朋友和战友,Peggy依然能从他不经意流露的情绪中察觉到那针刺一般竭力压抑的尖锐疼痛。


她时常为此担忧,害怕Steve有一天会突然崩溃,总是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让他放松,“去喝一杯怎么样?你不急着走对吧。”


酒精是个好东西,第三杯威士忌下肚的时候Steve感到无时无刻灼烧着的钝痛感逐渐蒸发,胸口空落落的,唇边却有无穷无尽的话想吐露出来。他为此感到一丝焦躁,不确定是否真的该把一切和盘托出,这不是一个会让人愉快的答案,甚至都算不上一个愉快的话题。


但Peggy正温柔地望着他,眼中是他不用看也知道的忧虑,“可以告诉我了吗,你到底在为什么发愁?把我想象成一个树洞就好,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在这里坐上一个晚上,Steve有时候你得学着去依赖别人,这没什么,你为我做过的更多,而我很乐意偶尔和你调换角色。”


“不,你不会想要支持我,在这件事上你一直都是反对的那个。我并不是在责怪你,Peggy,你比我看得更清楚,华盛顿事件已经证明了你是对的,”Steve放慢了语速,和Bucky有关的话题总让他更为谨慎,他停顿了几秒钟,不太确定地望向Peggy,“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我找到了Bucky,他活着。”


“这不可能?!我的天,哦,天——”Peggy在一瞬间绷直了背脊,她瞪大了漂亮的棕色眼睛,“这不可能,那种情况下不可能有吸血鬼能活下来!”


“我知道。”Steve没有否认,他握紧酒杯重复道,“但是Bucky活着。”


重新找回呼吸花了Peggy一些时间,尽管震惊还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她依然满含责备地瞪了Steve一眼,“你是个傻瓜,Steve⋯⋯哦,我简直不敢相信你没第一时间告诉我这个,让我来猜一猜,你以为我会责备你或者做出什么不利于他的举动?你是个傻瓜,我必须再说一次。没错,我对James确实有些负面评价,但是比起过去三年你乱糟糟的生活——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很显然,希望他好好活着陪在你身边,是的,我希望他活着,不管他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活着就好,我希望看到你好起来,过得快乐。”


Steve露出今天第一个真正的笑容,“谢谢你,Peggy。”


“别谢我,告诉我亲爱的,你找到他多久了?”


“两,两个月之前,有一天晚上我在Marmont看到他。”


控制自己。Peggy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一口喝光了杯中的酒,她得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像兴师问罪,“两个月之前?!你居然一直瞒着我们?士兵,你得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现在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有谁知道?Sam?Natasha?Nick Fury知道吗?”


Steve对她的怒火不以为意,甚至为此而松了口气,“我很抱歉没有告诉你们,不过你确实是第一个知道的人。Bucky依旧照看Marmont,他还有些别的生意,我想神盾局发现只是早晚的事。”


“这听起来可不像Winter Soldier的作风,别忘了他不是什么良好市民,光是华盛顿事件就足够把他钉在十字架上几百次了,任何神盾的特工都有权拘捕甚至击杀他,只要他们有这个本事。在社交场合公开露面前难道他不该为之前的事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Peggy不可置信道,“他真的是James Barnes?我们需要给他办个庆祝回归的派对吗?”


Steve明白这听起来就像是天方夜谭,即便是他,在早晨醒来时也还会恍惚地认为这不过是个梦,三年中他常常做的那种——Bucky重新回到他身边,一切仿佛从未改变。


然而没有什么是不会改变的。美梦成真只是童话中的故事,他显然早过了拥有它的年纪,Steve要了第四杯酒,像是需要更多勇气一般毫不犹豫地灌了下去,灼烧的酒精让他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虚幻感,“你问我这是怎么回事,我没法告诉你,因为我不知道,Bucky不记得那天发生在华盛顿的事,他不记得我们在雷佛斯读书之后的所有事。”


Peggy再次震惊地看向自己的好友,她还以为不会有更重磅的炸弹了呢。这句话彻底撕裂了Steve微笑的假象,他紧紧咬住下唇,像无助的孩子般缩拢肩膀,Peggy伸手覆上他的手背,“哦Steve——”


“我们的血契解开了,他无法感应我,我猜想那时候他⋯⋯真的死了,只有建立契约的双方中一方死亡血契才会终止。但他是Bucky不会错,他的左臂上有烧伤的痕迹,一直没有消褪,我想那应该是木蔷薇子弹留下的,”他将头埋到双臂之间,“如果那时候我抓住他的话……”


“停止责备自己,Steve,”Peggy轻轻拍着他的手背,“James怎么说,关于这一切?”


Steve微微抬起头来,蓝色的瞳孔中饱含煎熬,“他有另外一个版本,我问过他,一个没有我的版本。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他变成这样,但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Peggy,我们都见过太多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编造各种理由的人,Bucky不是那种人,你和我一样清楚。”


他确实不是那种人,相反他从不畏惧任何流言蜚语,也绝不屑用任何手段来掩盖自己所作所为,某种程度上,Peggy比Steve更清楚James Barnes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顶尖的杀手,执行绝密的任务,行踪诡秘从未失败,但他同时又是温柔体贴的恋人,来自有名望的吸血鬼家族,英俊富有,风度翩翩。正因为他是如此截然相反的存在,才让人本能地感到不安,毕竟谁也不能保证黑夜不会侵蚀白昼,她为此一直对他们的交往持保留意见。


无论如何,Bucky还活着似乎给出了另一种可能,三年前的一切似乎偏向了Steve坚持却无法证明的某个“真相”,事情背后另有主谋,而他们,所有人,都被一只黑暗中的手拨弄着命运的方向。


但是,见鬼!


她确实想到了好几个可待商榷的应对方案,眼下的这种却显然不包括在内。


被人用手指“咚咚”扣响的玻璃窗外,站着今晚缺席的传奇主角——Bucky Barnes。


评论
热度(2)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