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飞波]望月(狼人AU)2

陆陆续续感冒发烧,感谢大家还记得我=——=

秒屏,简直了。


二 狼梦


月上中天,胡同里似乎漾着一层水光,远远的忽然传来一声悠长的狼噑。


十二点了。


张晓波叹了口气,把台灯的光拧到了最暗,明天还要早起,再不能熬着了。自从开始做那些梦之后,他就不敢再关灯睡觉,那一点微光,像是指引着人离开梦境的灯塔。


夜色渐重。


张晓波身上有些冷,又有些轻,像裹在潮湿的云里,无法动弹,然而鼻端却闻到一丝熟悉的机油味,他猛然睁开了眼睛,随即被一道冷光刺得几乎流下泪来,有人在头顶轻轻的笑,像冰刀划过冬日的湖面,“三天了,挺能熬的嘛。”


这声音让他凭空打了冷颤,勉强睁...

6 30

[飞波]望月(狼人AU)1

情逝了 爱已消

傲向孤高清月笑

若听到 我的话

愿诉心声好醉掉


一 百花深处


2015年,冬。


地安门百花深处酒吧。


老旧的木门栓被人吱啦一声拉开了,头顶霓虹招牌上那对老式绣花鞋闪了一闪,似乎随时就要熄灭,但随着门被关上,又垂死挣扎般亮了起来。


酒吧里暗得几乎看不清脚下的路,几张坐了人的高脚圆桌上燃着一指粗的红烛,火苗不安地跳动着,是除了吧台之外唯一的光亮,某种原始的黑暗像海绵一般吸走了本该有的喧嚣和暧昧,留下令人有些毛骨悚然的沉静。


利元和何进挑了一张离吧台不远的沙发坐下,利元打了个响指,便有服务生端着点燃的红烛应声...

5 40

[飞波]示弱9

三次元快忙疯了,转眼一个月就过去了,完全没有坐下来码字的时间。

有位太太说的好,上班是同人创作最大的敌人,深以为然。

日子还是要继续,文还是继续得写,新开了个狼人AU的脑洞,有时间的话,也一起写给大家,祝看文愉快~

对了,第八章有部分修改,顺应下剧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张晓波到聚义厅的时候,比平时早了两个钟头。弹球儿的小金杯停在门口,波儿二代在檐下气势汹汹,“来了!来了!”拍了拍翅膀又叫,“爹——爹——”


“哎——”张晓波笑嘻嘻地应了,折了段小树枝伸进去逗鸟儿,“小样儿,德性!”


鹩...

3 47

[老炮儿/飞波]示弱8

修改了一下内容,为后面的剧情做铺垫。


如果有一个词能形容张晓波此时此刻的心情,大概就是日了狗了。


关了这么些天,头一次被带出来放风,就为了来这么个鬼地方?张晓波看着车窗外绿油油看不到尽头的一片儿柏树林,给晦气的,八宝山人民公墓啊⋯⋯敢情谭小飞今天是打算把他就地解决,连埋人的坑都选好了?张晓波忽然就涌起一股烈士慷慨就义的悲壮感,大丈夫敢做敢当,小爷今个儿时运不济落你手里,任杀任剐悉听尊便,了不起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说吧,想拿我怎么样?”下了车,张晓波特别淡定地靠着金闪闪的车门,最后的场子可得撑住了别塌台。


谭小飞把张晓波从震惊到醒悟再到故作镇定一系列堪称精彩的面部活...

12 65

[老炮儿/飞波]示弱7

情人节这两只还在吵怎么办TT______TT

只能争取白色情人节,有情人做快乐事了。。。


张晓波第一眼看到谭小飞的时候,就知道这事儿不能善了了。 


不是因为他“睡”了谭小飞的女人,也不是那车值几千万的事,就是凭空而来的直觉。他也算是在社会上混过几年,三教九流的人见过不少,谭小飞站在那里,不说话不动手,空气里就和结了冰似的,所有人都看着他,但他的眼睛里却冷漠得不带丝毫感情。 


后来事情果然越闹越大,张学军找上了门来,双方还约了茬架的时间地点。张晓波急了,他离家出走的时候,可是掷地有声不会回头的,这不是给自己打脸嘛,何况他是打从心...

5 45

[老炮儿/飞波]示弱6

对于所有能直接在手机上打字更新的作者表示一万个佩服啊⋯⋯根本没有效率好吗,泪


张晓波被关的房间原本是个会客室,谭小飞把修车厂盘下来后,挑了几个房间改成休息室,布置了些家具,有时候懒得回去过夜,就在这里将就一晚。 


门一开,一股子冷气顺着裤腿就往上钻,他愣了愣,只见张晓波一只手给拷在暖气片上,人却蜷在沙发上抱做了一团,谭小飞的脸就往下拉了点,他快步走过去,伸手摁了摁暖气的开关,“坏了?”


“问你呢?想冻死我直说,装什么无辜啊,”张晓波直起身子来冷笑一声,他被拷上了才发现这房间暖气是坏的,零下的温度没有暖气不是开玩笑的,何况这手铐铐的,连站起来活...

9 63

感谢给我留言点赞推荐,各种鼓励的大家,新年快乐!多收红包!

3 29

[老炮儿/飞波]示弱5

开了门,谭小飞把钥匙往鞋柜上一抛。 


久不住人的屋子里总有股潮湿黏腻的味道,他把南北的窗都开了,才往那张皮沙发上一坐,合起眼有些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 


在他外公还在世时,每年过年他都要跟随母亲到这儿来住一段日子。老爷子为人清正古板,对女儿的这桩婚姻从头到尾就没满意过,纵横官场数十年,他见过太多的不择手段,这个叫谭军耀的年轻人绝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而他唯一的宝贝丫头却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一心一意要嫁给对方,甚至结婚不到半年就怀孕生子。 


谭小飞酷似父亲,因此也不太受老人待见,他小时候粉嫩一团,几乎人见人爱,只有在老...

7 55

[老炮儿/飞波]示弱4

LOFTER丑出新高度,好可怕,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是让小飞赶紧上线来抚慰下我受伤的心灵~


入秋之后,北京的夜寒气沁人,阿彪烦躁地来回踱了几个圈,回到原地一看谭小飞的脸色,顿时觉得身上更冷了,忍不住拢了拢夹克的衣领,“小飞,咱走吧?”


“不急。”谭小飞又点了支烟,黑金两色的寿百年在指尖一明一灭,烟雾缭绕中他的神情淡得有些看不清楚。 


不远处,白色的因菲尼迪QX70掉了个头,从他们面前一掠而过,扬起了漫天尘土。 


“我操,”阿彪恨恨骂了句,谭小飞说,“跟上去看看。”...


9 56

[老炮儿/飞波]示弱3

大家都好想要小飞上线,下一章下一章~


从聚义厅走到后海,也就一站路的时间。


正是秋高气爽,微凉的夜风携着丝丝桂花清香拂在脸上,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张晓波深深吸了几口气,自觉把肺里的二手烟都过滤了,他整晚整晚地泡在酒吧里忙活,不知道多久没在这时候出来放风了,看什么都觉得分外美好,就连那些手拖手恨不得变成连体人的小情侣都比平时顺眼多了。 


张佳佳踩着她那十公分的小高跟压马路也不嫌累,一路上看到偷偷摸摸抱在一起啃的还没忘记感叹,“寡廉鲜耻。” 


张晓波一边在心里暗笑,一边...

9 63
 
1 / 3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