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老炮儿/飞波]示弱6

对于所有能直接在手机上打字更新的作者表示一万个佩服啊⋯⋯根本没有效率好吗,泪


张晓波被关的房间原本是个会客室,谭小飞把修车厂盘下来后,挑了几个房间改成休息室,布置了些家具,有时候懒得回去过夜,就在这里将就一晚。 

 

门一开,一股子冷气顺着裤腿就往上钻,他愣了愣,只见张晓波一只手给拷在暖气片上,人却蜷在沙发上抱做了一团,谭小飞的脸就往下拉了点,他快步走过去,伸手摁了摁暖气的开关,“坏了?”

 

“问你呢?想冻死我直说,装什么无辜啊,”张晓波直起身子来冷笑一声,他被拷上了才发现这房间暖气是坏的,零下的温度没有暖气不是开玩笑的,何况这手铐铐的,连站起来活动活动都做不到,只得缩在沙发上硬扛,到了这会儿四肢都是麻的,要说不是故意的,打死他他都不信! 

 

谭小飞知道这时候说什么也白搭,他摸出钥匙,三两下就把锁开了,和拎小鸡似的提起张晓波衣领,“走。”

 

“干嘛?觉得对不住我?”张晓波勉强站着,膝盖都在发颤,嘴里却一点亏也不肯吃,“不是要把我关到天荒地老吗?继续啊。”

 

谭小飞只觉得太阳穴上一跳,那点些微愧疚的心情瞬时跑了个一干二净,这张晓波也够真本事的,划了他最喜欢的车,扣下了也不叫人来,还敢在这儿和他呲上了,愣是激得他心里按捺下去的火蹭的又窜起来老高。 

 

他手上一用力,把人拉近了,冷笑道,“这不是还没死么?”

 

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呼吸清晰可闻,都在对方怒火蒸腾的眼里看到了自己的身影。 

 

忽然间,张晓波扬拳就挥了过去,谭小飞像早有准备,一侧身避过了,回手就拉住了他的胳膊往身后折,两人顿时扭在了一块儿。 

 

张晓波是真心憋了一肚子火,人家妞儿自己来搭讪,就打了个啵儿啥也没做,反遭了一顿打,他妈的几十个大老爷们围着,不知道还以为和他有血海深仇呢。划车是他的错,谁叫他气头上没过脑子,专挑那最惹眼的上手,但把他关这冰窖里连冻带饿的就不怕他死在这儿?张晓波这人平时就爱嘚啵嘚啵挺好说话,可那温和无害的外表下和他老子年轻时是如出一辙的揍性,火气上来了找人拼命都是能的。 

 

谭小飞的挑衅算是捅了马蜂窝,张晓波这泄愤一般的打法,饶是他一时之间都没办法按得住,两人从沙发滚到地上,撞倒了衣架,又碰翻了茶几,没上盖的饮料洒了一地。谭小飞不是没有过把人往死里揍的时候,但那都是他高中以前的做派了,自从几年前出了那档子事后,他下意识地就对这种动辄见血的做法有些回避,挨了几下,瞅了个机会就凭借力量上的优势,将张晓波死死按在了地毯上,粗喘了两口气,“不自量力!”

 

张晓波知道自己又犯了混,他本来就不如谭小飞高大,还给扣了两天能有多少体力,但就是忍不住逆反的情绪,“你他妈的还有脸说?换你两天就吃一包饼干你试试?”

 

谭小飞这些年说一不二惯了,少有人敢拂他的逆鳞,像张晓波这种老天派来专门来给他添堵的简直是一个没有,这打也打了,关也关了,还是半点教训都没学到呛得和朝天椒似的,被他制住了照样挣动个不休,他不由得烦躁道,“你他妈的能老实点吗?”

 

他整个人都压在张晓波身上,手肘抵着张晓波脖子,这一架茬的两个人都一脑门的汗,衣服被扯得乱七八糟,空气中满是过载的雄性荷尔蒙味道,张晓波被他压得喘不上气来,就剩一张嘴还能继续战斗,“谭小飞,我跟你没完!”

 

“谁跟谁没完?”谭小飞一把捏住张晓波的脸颊,这才发现这披着兔子皮的小狼长得还挺标致的,难怪大乔想拿他做筏子来激自己就范。只是大乔终究不了解他,他谭小飞从来不缺女人,但也从来不屑在女人身上花心思,和哪个上床还不是都一样,反正她们在乎的也不过就是他的外表和他口袋里的钱,大家各取所需罢了。 

 

他冷哼一声,手里没收着劲儿,张晓波眼前一阵金星直冒,胡乱挣出一只手来就往谭小飞脸上招呼,他本是困兽一搏,只想着把谭小飞从自己身上颠下去,但一动之下却发觉不对劲,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瞪大眼睛难以置信地望向谭小飞。 

 

谭小飞一脸禁欲气息的冷若冰霜,和他亢奋硬挺的下半身形成了某种让张晓波胆战心惊的鲜明反差,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谭小飞松开了手指,在张晓波几乎石化的注视下,快速起身,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 

 

门“砰” 的一声又关上了。


评论(9)
热度(62)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