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老炮儿/飞波]示弱4

LOFTER丑出新高度,好可怕,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是让小飞赶紧上线来抚慰下我受伤的心灵~




入秋之后,北京的夜寒气沁人,阿彪烦躁地来回踱了几个圈,回到原地一看谭小飞的脸色,顿时觉得身上更冷了,忍不住拢了拢夹克的衣领,“小飞,咱走吧?”

 

“不急。”谭小飞又点了支烟,黑金两色的寿百年在指尖一明一灭,烟雾缭绕中他的神情淡得有些看不清楚。 

 

不远处,白色的因菲尼迪QX70掉了个头,从他们面前一掠而过,扬起了漫天尘土。 

 

“我操,”阿彪恨恨骂了句,谭小飞说,“跟上去看看。”

 

 

 

阿彪的路虎缀着英菲尼迪,不紧不慢地在环路上穿梭,想当年在这条路上,每过了凌晨两点,马达的轰鸣声几乎响彻夜空,那时候他和谭小飞都喜欢法拉利,不同的款儿,同样的心气,飚起速度来什么都能抛在脑后,现在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可真是怀念啊,那种无人约束恣意放荡的日子。只可惜后来⋯⋯

 

阿彪皱了皱眉,不愿再往后想。谭小飞是一周前出的狱,阿彪陪他挪腾了住处,又七七八八办了些事儿,就到这后海边的胡同口来候着。 

 

当年和张晓波那档子事,谭小飞虽然绝口不提,但多年的兄弟,阿彪光看谭小飞的态度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但一直到谭军耀出事把谭小飞强行送去了加拿大,他才知道张晓波在谭小飞心里的分量。 

 

谭小飞说的挺简单,读两年书,回来后把该赎的罪给赎了,这之前张晓波拜托他照看一二。 

 

阿彪就一个想法,你他妈还想回来,居然连认罪都想好了?难道不知道你老子费了多大劲才把你给摘出去? 

 

谭小飞低笑了声,笑声有些压抑,不然呢?难道真一辈子呆国外?我被他摆布了二十年不够,还要被他摆布一辈子? 

 

阿彪那时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胆子,心一横,话脱口而出,去他妈的你老子,你老子现在都挂了,我看你就是被张晓波那兔崽子鬼迷了心窍,连命都不想要了。 

 

谭小飞也不和他置气,一句话,你帮不帮? 

 

阿彪气得想摔电话,老半天憋出一个字,帮。 

 

 

 

结果呢?结果就是他们两傻逼站在胡同口,眼睁睁看张晓波和一个漂亮妞儿一路从酒吧有说有笑地出来,绕了后海小半圈,那妞儿大半个身子都快挂在张晓波身上,不是男女朋友还能是别的?阿彪想到这里,气就不打一处来,“小飞,人有蜜儿呢。”

 

谭小飞“嗯”了一声,“注意点前面,上左拐道了。”

 

阿彪是真服谭小飞这性子,忒沉得住气,你心心念念着人家,在牢里什么苦没有吃过,人家呢,风流快活着估计连你姓什么都忘了。受谭小飞所托,他差不多每隔半个月就去那胡同附近转转,张晓波其实过得并不轻松,光是客人醉酒闹事他都碰上过好几回,但大多数时候张晓波脸上都带着干净的笑容,头两年也和不同的姑娘出去过,在阿彪看来,比起自家兄弟,张晓波简直就是个无情无义的兔崽子。 

 

白色英菲尼迪开进了一处高档小区,阿彪停在马路边,谭小飞仰头看着那北欧极简风格的公寓楼,眼前又闪过方才的一幕。

 

两个人亲热说笑的样子还挺眼熟的。张晓波没啥大变化,还是那头自然卷的毛儿,随便套一外套,地安门附近一捞一大把,那妞儿嘛,得,又一个大乔,不过是职场版的,齐腰直发,短裙长腿,他还不知道张晓波的口味么?

 

他伸手又要摸烟,阿彪碰了碰他,“差不多得了吧,给咱北京蓝天白云做点贡献成不?”

 

谭小飞就笑,“就你话多”,把烟盒揣回口袋里,摇上了车窗,“走吧。”

 

 

 

谭小飞住的离张晓波其实不远,两人兜了一大圈又往回路开。到了小区楼下,往上一瞅黑压压一片窗口亮不了几个灯,阿彪叹了口气,“你真要在这儿常住?”

 

谭小飞倒挺平静,“这房子是我妈留给我的,我不住谁住?”

 

“你爸给你留的钱你全捐了也就算了,为什么连西单那套房子也要脱手?你要是急着用钱,哥几个⋯⋯”

 

“我知道,我不差这些,”谭小飞打断他的话,坦白道,“就是单纯不想再碰我爸那些来路不明的钱,捐了算给他在地下积点德吧,房子也是一回事儿。我也想看看,没有他没有谭家,我谭小飞凭自个儿的本事能混成什么样子。”

 

“哎,那你也不能一点退路不给自己留,”阿彪囔囔道,他是真担心谭小飞,见过了滔天的权势才知道两手空空有多不易。

 

谭小飞转过头,对上他的目光,“好兄弟,我心里都明白,你就信我这一回。”

 

评论(9)
热度(54)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