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老炮儿/飞波]示弱3

大家都好想要小飞上线,下一章下一章~

 


 


 

从聚义厅走到后海,也就一站路的时间。

 

正是秋高气爽,微凉的夜风携着丝丝桂花清香拂在脸上,让人精神为之一振,张晓波深深吸了几口气,自觉把肺里的二手烟都过滤了,他整晚整晚地泡在酒吧里忙活,不知道多久没在这时候出来放风了,看什么都觉得分外美好,就连那些手拖手恨不得变成连体人的小情侣都比平时顺眼多了。 

 

张佳佳踩着她那十公分的小高跟压马路也不嫌累,一路上看到偷偷摸摸抱在一起啃的还没忘记感叹,“寡廉鲜耻。” 

 

张晓波一边在心里暗笑,一边给她出馊主意,“要不这样?你偷偷对着人家来一张,然后呢再自拍一张,拼一块儿发给大B,看看人家什么反应。” 

 

 张佳佳说干就干,麻利地拍了照编辑微信,消息发出去,一抬头发现人正溜号呢,望着湖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捅了捅对方,“发什么呆,咱们分手都一年多了吧,我都换仨儿了,你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 

 

“这不忙着吗,”张晓波回了神,指指自己脸上的黑眼圈,“我有这功夫撩妹还不如回去补觉。” 

 

张佳佳对他的借口嗤之以鼻,她一伸手环住张晓波的肩,痞气十足道,“晓波你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蜜儿,凭咱俩的交情,只要你开口,我一定把手下最好的姑娘贡献出来让你挑。” 

 

张晓波把她的爪子从肩膀上拍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拉皮条呢你?我可是洁身自好一青年。” 

 

张佳佳哈哈大笑,得意忘形,“就你?昨天我还看到那开咖啡馆儿的姑娘把你堵后门口呢。”

 

张晓波气得直瞪她,“张佳佳,你的良心呢?我给你打的那些折扣都喂狗吃了吗?当看戏不用买门票帮我解下围要你命啊?” 

 

“我这不是为了你好吗,张晓波你说自从咱们分手之后,你多久没交过女朋友了?要不是我和你处过,我真怀疑你那方面是不是有问题。” 

 

“哎哎,张佳佳同志,你是越来越离谱了。见死不救不说,还践踏我身为男人的尊严,我严肃认真地告诉你,你再这样,以后别来找我给你那些破事儿拿主意啊。” 

 

张佳佳和他没大没小惯了,见张晓波拉下脸来也不着急,觑着他脸色道,“逗你玩儿呢,不过张晓波同志,我也严肃认真的问你,你是不是心里有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前头那几个女朋友,满打满算也没人过三个月,姐算破纪录了,四个月零五天,张晓波你糊弄我不要紧,你能糊弄你自己一辈子吗?” 

 

这话操蛋的,张晓波想张嘴瞎贫几句都接不下了,他心里一阵发紧,张佳佳纤细的手指已经抵在了他胸口上,她说,“你心虚。” 

 

 

 

张晓波送走了张佳佳,酒吧的生意才刚刚开始热闹起来,这一晚上折腾下来,他回到家累得连衣服都不想脱就往床上一躺,恨不能马上昏死过去。  

 

自从重度脑震荡之后张晓波就有点失眠的毛病,有时候他还真感谢自己这和别人倒个个儿的作息,起码每天到家他都已经筋疲力尽,也就没那个多余的心情去感受那猛然从喧哗拥挤人来人往的世界转换到冷清空荡寂静无声的房间里巨大的落差。 

 

但今天是个例外,他一动不动地蜷在床上听了一阵呼呼的风声儿,慢慢睁开眼来,夜很深了,些许天光透过只剩一层纱的窗帘泻下来,墙上的挂钟、角落里的吉他、椅背上的外套仿佛都变得不再真实,而那人耀眼的白发,锋利的眉眼,嘲讽的神情却慢慢浮现上来,即便四年过去,依旧那么鲜明。 

 

张晓波在黑暗中伸出手去,像要轻轻抚摸记忆中的这张面孔。 

 

只有在这样的时候,他才会任由自己想起谭小飞。 

 

但是想与不想,又有什么区别呢?

 

看过那些生死离别,难道他还会天真到对明天有所期待? 

 

 

 

 他自嘲地笑了笑,翻了个身,从大衣口袋里摸了手机,翻出张佳佳的微信。  

 

“有什么尖果儿,给哥介绍介绍呗。”

 

一闭眼,按了发送键。  

 

不到五秒钟就有人回了,“太阳出来了?西边的?”这个点了,张佳佳居然还没睡。  

 

这时候后悔也晚了,张晓波发怔的当口,手机响了,他接起来,那边姑娘的声音倍儿精神,“喂,怎么想通了啊?”

 

张晓波无语,“这都几点了,你还不睡?明天你不是那什么考试?” 

 

“就我这后海学霸,还用得着临时抱佛脚吗?”张佳佳在那边笑得鸡贼,“你大半夜的给我发那么惊悚一消息,我还不立马确认下你是不是被人掉包了啊?说吧,是不是姐刚才那话让你醍醐灌顶了?” 

 

张晓波这会儿没有贫的心情,勉强应着,“算是吧。”

 

像是听出他情绪低落,张佳佳难得放柔了语气,“什么事儿和我说说呗。”

 

张晓波忽然就不想再瞒着她了,他这些年狐朋狗友一大堆,但真正能说心里话的却没几个,话匣子灯罩儿是姨和叔,平时开玩笑还成,和谭小飞的事他是一个字也不敢往外蹦的。像一个人背负着秘密走了太久,有时难免会觉得喘不上气来,他沉默了几秒钟,“有那么个人吧,去国外早没联系了,其实真没什么……就是有时候还会想起来……”

 

他说不下去,再往下说也没什么意思,他是个男人,再难受也没有大半夜和个姑娘哭诉往事的道理,主旨都说了,细节就不必了。 

 

张佳佳没等来下文,自动脑补了前因后果,“我就说嘛,张晓波你一身心健康那方面也没问题的大老爷们放着大把妞儿不泡,不是心里有朵白莲花还能是什么?!我和你说,长距离恋爱都他妈是耍流氓,早分早干净,这种贪图人老外六块腹肌器大活好的不要也罢,就两字儿,肤浅!姐挺你,你等着,明儿就给你介绍一特别靠谱的姑娘,不喜欢还有别的,咱一个个试,非得把你这毛病给治了不可。”

 

张晓波被这突破天际的脑洞给惊呆了,他现在满脑子都是“白莲花”三个字,再配上谭小飞那张拽得二五八万的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9)
热度(63)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