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双花]我不难过(1)

既不喜欢鱼男,也不喜欢瓶男=口=,但是全职里第一喜欢就是张佳乐,第二喜欢就是喻文州,第三终于是我喜欢的狮男黄少了,不容易啊~~~

啊,乐乐生日快乐!


——————————————————————————————————

我并不懦弱,你比谁都懂。


孙哲平在饭馆的玻璃门上看到自己的表情,带着一点狠劲和坚决,透过玻璃,里头是兴高采烈欣欣向荣的一群人,连吃顿饭都恨不得拿出推副本的劲头来,没人注意到他已经第三趟出门抽烟了。


就这样吧。孙哲平将烟蒂摁熄在台阶上,吩咐蹲在一旁吞云吐雾的包子,“有点事先走,替我说一声。”


包子豪气干云地拍了拍胸脯,“包在我身上。”


上了去机场的计程车,孙哲平还是给陈果挂了个电话,对方接起来,背景热闹非凡,他还没出声儿,那边就有人懒洋洋地问,“哟,新年第一顿饭就抛下哥几个跑路,老实交待上哪儿去啊?”


孙哲平沉默了几秒钟,吐出两个字,“青岛。”


叶修的笑声从话筒里传过来,“你确定韩文清不会赶你出来?”


这话摆明了是个陷阱,孙哲平冷笑了一声,但心底却有个微弱的声音在怂恿着他承认,“我又不是你。再说他敢?”


“有种啊老孙,”那边似乎是老魏说了一句什么,一阵乱七八糟的动静过后,叶修才道,“行啊,那看到人替我问声好。”


他没说是问谁的好,孙哲平也就含糊地“嗯”了一声收了线。雪花在车窗外零零星星地散落下来,都说生在寒冬的人会有冷傲萧瑟的脾气,但大概是南国只有春天,所以连冬季出生的人也温暖透亮极了,他用手抹去车窗上的雾气,银白色的街默片一般退去,仿佛连带着时光一起倒带。年少时的偶然相逢、默契有爱的并肩作战、二逼逗贫的日常生活以及无可挽回的分手别离,无论有多眷恋,当年的他,最终还是将那抹温暖遗失在了风雪之中。


孙哲平抽出一支烟含在嘴里,左手把玩着火机却没有点燃,这几年他的伤势稳定在一个不好不坏的局面,生活不再有任何问题,甚至能负担强度不大的比赛,他答应叶修,不是玩票也不是心血来潮,有些事就算斩了千次却依然不能断得干干净净,百转千回之后仍然将他缠绕在其中。





同一时间,小饭馆里,叶修把手机还给陈果,“吃吧,不用等孙哲平了。”


“他人呢?”


“临时有点事儿,打飞的去青岛了。”


“说好一起的,都这时候才说不来?”陈果嘟囔一句,这聚会是她好不容易才借着新年的名头组织起来的,居然一不留神还跑了一个。


苏沐橙扒拉着碗里的羊肉,看一眼手机若有所思,“哎,时间好像有点巧啊⋯⋯”她用手肘顶了顶叶修,把手机推到两人中间,示意他看职业选手群的聊天记录。


“是挺巧的,”叶修刷开了qq群,头也不抬地往输入框里打字,“乐乐生日快乐,哥有礼物送你。”


苏沐橙咳了一声:“张佳乐不在线。”


但主角在不在线显然不是重点,QQ群已经一石激起千层浪群情踊跃了起来。


夜雨声烦:“我靠,那个躲在沐橙妹子后面的叶修快出来!!!连人家生日也不放过叶修你还是人么是人么是人么是 ????快点来和我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PK!”


风景杀:“⋯⋯”


无浪:“叶神新年好。张佳乐前辈生日快乐!+22”


逢山鬼泣:“张佳乐前辈生日快乐!+23”


木恩:“张佳乐前辈生日快乐!+24”


一枪穿云:“+25”


夜雨声烦:“我勒个去,周泽楷你连生日快乐都比别人短吗?!!!”


海无量:“什么情况?张佳乐前辈生日快乐!+26”


王不留行:“难道你们就不好奇叶神要送什么吗?”


冷暗雷:“楼上的楼上剧透一下。”


海无量:“我靠,我不知道啊。”


夜雨声烦:“方锐大大你这卧底当的行不行啊别告诉我叶修没坐在你对面拿着沐橙妹子的手机?他这几天有没有买什么有没有寄快递有没有鬼鬼祟祟偷偷摸摸干什么见不得光的事?”


沐雨橙风:“哥向来光明正大。”


夜雨声烦:“我靠你能用你自己的账号登陆吗?在沐橙妹子的脸旁边出现这么猥琐无下限不要脸的文字简直让人不能接受!你有考虑过沐橙妹子的感受吗?你有吗你有吗你有吗?”


冷暗雷:“所以我要提前告诉张佳乐吗?”


沐雨橙风:“不用,惊喜嘛,留着本人签收比较好。”


于是孙哲平到达青岛打开手机时,在几条推广信息和一条信用卡账单提醒之间,一个陌生号码的短信跳出来,内容是一个餐厅的地址和五个方块字“不要崇拜哥”。


切。删掉了Q号与世隔绝不明真相但也猜了个没差的孙哲平把手机扔回口袋,默默在心里吐槽,要点脸,行吗?


评论(4)
热度(14)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