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盾冬盾]Remember 记得(吸血鬼AU) #2.2

好久没更盾冬文了,新年来一发。


Peggy不动声色地旁观着这场闹剧。


醉眼朦胧的Bucky和方寸大乱的Steve,像久别重逢的恋人在酒吧门后的阴影里跌跌撞撞地吻在一起。当他们终于结束漫长一吻,穿过人潮来到Peggy面前时,Steve的脸依旧红得像只熟透的波士顿龙虾,而一只手臂搁在他肩膀上的家伙则朝她挑起他迷人又欠扁的笑容,“哦,Steve,我发现了某个不该知道的秘密?”


“当然不——这位是——”


“Carter,Peggy Carter,Steve的老朋友和现任搭档。”她回答道。


“James Barnes,Steve的老朋友和同学。Steve可把你保护得真好。”Bucky意味深长地笑道,他的脸庞因为过量的酒精显现出惊人的苍白,灰绿色的眼睛却亮如星辰。


这可不太让人吃惊,Peggy发誓她一秒钟就明白了这个混蛋眼中的暗示,而刚刚吻过自己好友的唇,正印在她递过去的手背上,他一定常常这么做,就像那些她熟悉的吸血鬼一样,无论他是否醉得有些神志不清,Peggy为Steve感到的那一丝庆幸都已经荡然无存,她抽回手站起身,“我恐怕得走了,Steve,我们改天再谈今晚的事。”


Steve徒劳地试图做出挽留,但威士忌和公众场合热吻显然仍让他有些手足无措,Peggy深深看了他一眼,刻意忽略另一道略带试探的视线,“希望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的朋友,晚安。”


“她讨厌我,”Bucky瞟着Peggy远去的背影下了结论,“不过,看在她那么火辣的份上我决定原谅她,Steve我不得不说,有时候你可真让人刮目相看。”


“别这样,Bucky,她是我的朋友。等等,你说她在生气?”Steve迷惑不解道,“她之所以走了是因为生气?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怀里的人笑起来,但丝毫没有要解释的打算,相反将手悄悄探入了对方的大衣,“你没做错任何事,甜心,我保证,”他的手在Steve背脊上游走,抚摸突出的骨节,嘴唇凑近耳廓,Steve猛然感到一阵酥痒,他扭开头,“Bucky,别在这里⋯⋯”


舌尖触碰到的位置燃起火烧火燎一般的烫热,被他牢牢抓住的手指却冰凉得没有一丝温度,Steve在对方靠得过近的瞳孔中看到溃不成军的自己,“你想要⋯⋯再来一杯吗?”


Bucky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不,当然不,我想要你。”





Peggy打开手提电脑,登入神盾局内部系统。


等候身份识别时,她敲了敲指尖的香烟,烟灰三三两两落在南瓜状烟灰缸里,那张万圣节开裂的笑脸在没有开灯的房间里闪烁了一下,诡异的礼物来自她正在查看的档案的主人——James Buchanan Barnes。


档案的可调用权限等级相当高,但对Peggy来说并不是难题,事实上她看过这份档案很多次,有一部分正出自她的手笔,剩下的也几乎可以倒背如流。


James Buchanan Barnes


代号 Winter Soldier


级别 U级(无限制)


往下的详细说明部分无一例外采取了大量的“怀疑”,“猜测”,“待确认”等字眼,这份可以称得上精彩的档案最重要的部分全部来自推测,没有人亲眼见过James Barnes动手处置吸血鬼,甚至没有一台摄像头捕捉到他的身影,除了华盛顿事件。


即使三年过去后的今天,她仿佛仍清晰听到木箭破空的声响,熊熊大火裹挟着Bucky,仿佛要将他焚烧殆尽,她亲眼看着火团从摩天大楼楼顶上笔直坠落下去,劈裂了纽约的黑夜,也粉碎了Steve的所有。


Bucky的死给Steve带来了难以想象的打击,最初的两个月他几乎陷入绝望之中,然后他去了一趟极北之地的边缘森林,没有人知道他去做了什么,但当他回来之后仿佛彻底接受了Bucky已经不在的事实,Peggy看着他慢慢恢复过来,渐渐变得和以前一样充满活力,甚至开始说笑,只是偶尔当没有人注意时,从Steve眼中流露出的那一点点冰凉的疲惫,让她明白了在那温暖的笑容之下是怎样的破碎和痛苦。


Peggy缓缓吐出烟圈,拖动光标,档案的结尾处标注着醒目的红色字母“死亡”,从明天开始,这恐怕要改改了,至于别的,她犹豫了一下,点开了备注栏。查看备注栏需要Level 8以上的权限,但是栏目中只有寥寥几笔,结论部分甚至打着问号。


——鬼胎。


这是吸血鬼世界也讳莫如深的种族。传说中怀孕不足三月的女子被吸血鬼咬噬并出现转化征兆时,必须面临抉择,是舍弃腹中婴儿成为吸血鬼还是选择自己死去让未出生的幼子成为鬼胎。选择后者的母亲不会即刻死去,能够一直孕育鬼胎直到临盆,一旦鬼胎离开母体,母体即刻死亡,分娩出来的鬼胎和正常人类婴儿无异,但随着年纪渐长则逐渐出现吸血鬼的征兆,当到达母体死亡的年龄时会经历剧变成为完全的吸血鬼。


死物无法造就生命,通过这种途径诞生的吸血鬼却恍若新生,具有近似纯血的能力,凌驾于一切转化而成的吸血鬼之上。然而鬼胎亦有致命的缺陷,这强大的能力只能被制造,却无法传承——鬼胎不具备任何转化能力。造物主如此公平,在赋予力量的同时给予了同等的寂寞,对于以血缘为纽带的吸血鬼来说,不能转化意味着永远的孤独。


但是,即便强大如鬼胎,也没有复活的能力。


她得找去和James Barnes聊一聊。


评论
热度(4)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