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盾冬盾]Remember 记得(吸血鬼AU) #1.2

Steve关上门时笑容已经彻底消失。手腕处的Stark卫星生物定位仪上光点正不停跳动着,他低头再次确认方位——一家离市区稍远的百货商店。


“希望你已经在路上,”耳脉里传来Peggy Carter的声音,“上头最终决定执行方案B:不通告,不疏散,我们有十五分钟时间解决目标。”


这并非近期内他接到的第一条类似指令,第九十二号修正案公投在即,当局在预防媒体拿任何人类与超自然群体对立事件做文章上可谓用心良苦,所有的外勤任务都被要求以降低公众负面影响做为首要目标。


大部分探员对此满腹牢骚,在Sam冲到局长办公室抱怨并且干脆地得到了一纸调令之后,剩下的人决定采用自己的方式来对抗不合理的指令,毕竟真正掌控现场的人还是外勤人员。


“一切就位,”当他到达百货商店时,Peggy通知他,“东、南、北三个方向均已被锁定。”


“开始排查目标。”Steve轻按手腕的开关,覆盖于虹膜上的热感隐形镜片启动扫描。


血液的温度和组成成分是目前已知区分和定义吸血鬼的仅有方法,具有类似人类DNA的唯一识别性。Stark工业在成功掌握了血液信息数据分析技术后,几乎将之运用到了所有侦测吸血鬼的仪器中。追踪和分辨吸血鬼这件凭借经验和运气,有时候运气甚至得占上风的事儿终于迎来了重大转变,整个神盾局都爱死了Stark工业那些神奇的小玩意儿。


凭借从三名受害者身上提取到的血液样本,疑犯被判断为正处于异变状态,尚未完全结束转化的初生者,随后数据被共享给办案的相关人员。


在这个人类已然习惯与超自然生物共存的时代中,人类绝对的数量优势和科技的不断发展让超自然生物无所遁形,人类和超自然生物,超自然族群之间都一度深坏敌意,制造了不少耸人听闻的事件,其中包括了超自然生物的狂热爱好者Tony Stark的绑架案。


和平以终结暴力的方式到来,Tony放弃了研发大规模超杀武器,转而支持超自然生物的隐私应该得到尊重和保护。长达数十年的共同努力之后,九十号修正案通过,正式确认了每个种族都有生存的权利,其中包括吸血鬼。私下追捕吸血鬼被禁止,古老的吸血鬼猎人家族相继退出历史舞台,一直存在争议的吸血鬼进食正式受到法律保护,当然对应权责的条款也相当繁复,譬如事先必须得到对方允许,一次食血量不能超过500毫升,一个月内不允许对同一个人类进食超过三次,一周则不准超过一次,不得吸食孕妇,十二岁以下儿童,七十岁以上老人的血液等等不一而足,触犯法律的吸血鬼由神盾局吸血鬼监察部和吸血鬼秘密机构负责处理,情节严重的则可以当场击杀。


因为各种原因想成为吸血鬼的人开始增加,然而并非任何人都能成功转化为吸血鬼,较低的转化率与严苛的转化条件是吸血鬼和人类能够和平共处的基础之一,却也导致了在吸血鬼引发的刑事案件中,未转化成功或者被转化者抛弃的初生吸血鬼占据近四分之一比例,几乎是数量最大的犯罪群体。


但是吸血的本能远比人类想象来得强大。无法控制欲望的吸血鬼,会随时袭击任何人类,科学分析认为这和毒瘾发作情况类似,对血液的强烈渴求使得他们神志错乱,甚至产生幻觉。在初生吸血鬼中尤为普遍,缺乏教导如何正确对待突如其来的吸血本能的初生者,极容易在惊慌失措下过量吸血导致人类的死亡,进而产生心灵动摇,伴随着对血液的依赖和对死亡的麻木,最后完全迷失,成为所谓的嗜血者。


“发现目标。”Steve在几十步开外停下来,疑犯形成的红色影像被从人群中分拣出来不断闪动,他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不再需要热感成像了。关掉镜片,他侧身滑入一排呢料大衣之间,这是个相当刁钻的角度,足够他隐蔽自己的同时瞄准一无所知的瘦高男子。


只要一颗子弹,他的任务就结束了。在人们被惊动之前,目标就会在银弹的火焰中焚烧殆尽。


扣下扳机的那一瞬,Steve猛然感到有什么正从背后接近,锋利的寒意让他下意识往左边一偏,衣架像多米诺骨牌般倒下,他却被一只手攫住,大力抛向空中。


“砰——”Steve摔落在另一侧的柜台上,他在匆忙一瞥中发现疑犯已然消失不见,他失去了阻截目标的最好机会,取而代之的是整个楼层瞬间变成了惊慌的海洋。该死!


他滚落至地,藏身在一堆衣物之后,试衣镜暴露了偷袭者的身份,Steve心里一沉,“Peggy,我们恐怕有麻烦了,没有人告诉我这里还有一位’潜伏者’。"


“疑犯交给我。”Peggy当机立断道,他们一向来配合默契,Steve心领神会,“我会想办法控制潜伏者。”


在人头攒动的商场遇见最具攻击性的潜伏者不啻于一场灾难,潜伏者是转化失败但未及时死去的吸血鬼,严格来说处于半人半吸血鬼的状态,随时都可能失去理智造成大量不分对象的杀戮,更麻烦的是他们对于制造同类十分热衷,由于没有转化能力,被潜伏者血液感染的人类几乎都难逃一死。


Steve的左手抹过匕首的刀锋,他必须将潜伏者诱离人群,越快越好。鲜血从掌心喷涌的瞬间,试衣镜中的潜伏者身影消失了,Steve从地上弹起来,发力奔向商场的玻璃幕墙,但一股迅猛的力量随即撞上他的后背,他只来得及用双手护住头脸,便像一粒子弹般撞破了玻璃幕墙,直飞了出去。


下方是半层楼高的设备平台,瞬间的冲击力在连续的翻滚后被抵消,但手脚依然被震得发麻,被鲜血吸引的潜伏者四肢着地后野兽一般扑了上来。他们疯狂扭打在一起时,Steve甚至能从近在咫尺的黏腻血腥味中分辨出妩媚的成人香水,娇小的潜伏者有着和身材完全不符的压倒性力量,她金色发散状的瞳孔在披散的发丝间若隐若现,犬齿完全伸了出来,发出低沉的“嗬嗬”吼声。


忽然间,一声枪响远远传来,几乎在同时,潜伏者发出了凄厉的悲鸣,Steve感到那钳制住自己的力量陡然变轻,他猛然一挣,腾出一只手来,不假思索地掏抢就射。


转化者的死亡使潜伏者陷入极度恐慌和震惊之中,这一回银弹精准地透胸而过,蓝色火焰四散飞腾,瞬时笼罩了潜伏者全身,与吸血鬼在灵魂之火燃尽之后即刻灰飞烟灭不同,火焰熄灭后,潜伏者的心脏和血液将不复存在,人类的躯壳被归还给这个无情而残酷的世界。


对于她来说,对于千万的潜伏者和被强迫变异的吸血鬼来说,这个世界并不如看上去那么公平公正,他们被剥夺了所有,没有人问过他们是否愿意,命运被强硬地塞到他们怀里,侵蚀他们的快乐、温暖、纯真与美好,他们惊惶、害怕、孤独、无人理解、无法反抗,死亡甚至成为了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撕打中对方的衣服早已破损,Steve脱下自己的大衣轻覆了上去,无论如何,她起码值得最后的尊严。他静静站了一会儿,才将她抱了起来,失去了全部血液之后的尸体变得格外的轻盈,他感到一丝冰冷在胸口蔓延开去,像是夜风驱散了白日的最后一点余温,又仿佛置身在那一晚,Bucky带走了所有温暖与光明,他终被一个人留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评论
热度(1)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