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盾冬盾]Remember 记得(吸血鬼AU) #1.1

吸血鬼猎人后裔Steve和有点特殊的吸血鬼Bucky相爱相杀[划掉]的狗血[划掉]故事。背景设定全毁=口=


Steve在往银枪里填装子弹时,Bucky趿着拖鞋晃荡过来,松垮的湖绿色睡衣大敞着,皱巴巴的和主人一个腔调,“让我猜猜今天是哪个倒霉鬼,66区A街?92区F街,嗯,不对,到H街了,800年的老家伙可真够快的⋯⋯”


“收起你的感知能力,Bucky,”Steve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你还醉着,我闻到酒味了。”


“别担心,这点程度的感知不会要我的命,至于我还有点晕的原因——那实在是因为你昨晚太辣了,”Bucky瞬间移动到了Steve身后,在Steve做出反应之前,金属皮带扣已经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他满意地看到好友的耳朵尖和侧脸泛出无可救药的红色,这可有趣极了,即使变成以前的两倍那么壮,Steve在本质上还是那个腼腆内敛的金发小男孩。


“Buck,我快迟到了,你不能每次都来这一招⋯⋯”Steve的抱怨被冰凉的手指给堵了回去,Bucky环过他的腰,恶劣地捏了捏那里结实的肌肉,然后毫不犹豫地侵入他其实穿上身也没多久的内裤,但是Steve隔着布料阻止了他更过火的企图,“我得去工作了。”


Bucky挂在他肩上笑得半真半假,“如果他逃走了,你尽管找我。”


“你知道我不会这样做,”Steve转过身,目光温柔同时却也坚决如铁,“Bucky,别用你的能力帮助我,我们说好的。”


“好吧,”Bucky咕哝了一声,放开他不情愿地滑落到沙发上。


他们互相坦白身份时Steve的表情仍然印刻在他脑海里,每到这种时候就自动上映,那种既不是震惊也不是害怕,更像是某种认命般的绝望让Bucky一瞬间产生了眼花的错觉。那可是剿灭了红骷髅和他的嗜血军团的顶尖吸血鬼猎人,即便在Bucky的世界,Steve Rogers的名头也同样响亮,对于红骷髅这样级别的吸血鬼,如果纯血不愿插手,仅仅凭借当局的力量也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毫不夸张的说,Steve拯救了人类世界沦为吸血鬼王国的命运,同时捎带避免了吸血鬼们直面可能到来的大饥荒。如果再加上他孤儿的出生和雷佛斯学子的传奇背景,被媒体渲染为奋斗改变自身的成功典范也就不足为奇了。


Bucky是在事后才想起来这回事的,当他意识到报纸上因为一脸正气而被他和Clint戳着照片哈哈大笑的美国队长,和昨晚折腾他到凌晨三点钟现在卷着被子一只手臂搭在自己腰上的好友是同一人时,足足当机了十分钟才缓过来。


都怪在他离开的十年中,Steve吃了大力水手牌菠菜一般变得比他还高,还见鬼的拥有一身人见人爱的漂亮肌肉,一起上街时Bucky不得不怀疑那些以往对着他吹响的口哨,现在是否换了新对象,Steve才是他们中更受欢迎的那个?


然而对于Steve,Bucky总有着莫名的亲切感,当然这和他们曾经住在同一个寝室并且在相同的老师手下被整得死去活来有很大的关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Bucky认为这来自于他褪变为一个真正的吸血鬼之后情绪上的变化。对于时间和空间他有了完全不同的认识和感知,这也意味着他变得更加不在乎一些事了,空间中的任何一个坐标点都会因为时间的推移消逝,而吸血鬼意味着静止和永恒,那些终究要失去的只会占据其中微小的一个片段,而随着时间的无限延长,片段被无限挤压,越来越小最后无限趋向于零。他还模糊地记得在这之前他对于他们的同袍情谊是非常珍而视之的,但现在他更趋于享受片段,尤其是曾经的好友在保持着体贴本色的同时变得如此秀色可餐,Bucky几乎不用细想,就在第三次见面时邀请对方搬来和他同住。


“这样你就不必每天提早半小时起来穿过半个城市去三曲翼上班,”他接着指出更为重要的一点,“我们可以趁这个时间再来一发。”


就像关于褪变期过去后他忽然发觉有些事和他曾认为的并不相同,但他略微疑惑后就很好的接受了一样,他丝毫不觉得这个念头荒唐且几乎只满足自己的愿望,但Steve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下来仍然让他微微吃惊,“大部分我起床的时候你都在睡觉,Bucky,但我不反对改变一下生活习惯,只有一点你得答应我,永——远——不干涉我的工作。”


这当然没有问题。Bucky眨眨眼道,“我可以理解为你也不会管我晚上是否回来过夜?”


Steve看着他,目光里有什么一闪而过,但他依然郑重其事地回答,“当然,你有权利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不用过问我的意见。”


Bucky回想着他们短暂的重逢,陷在他从意大利运来的复古沙发里,拿起茶几上的波旁酒给自己来了一杯,当注意力重新回到眼前整装待发的Steve身上时,他一边用眼神描摹对方挺拔的身材和被制服勾勒出的完美线条,一边心不在焉道,“今晚是酒会日,你知道的,想从那些老头子口袋里掏出银币来,光露脸可不行,我大概不会回来得太早。”


“你喝得够多了,上周也是,还有上上周,”Steve对吸血鬼的酒会本能地没有好感,那里汇聚了黑暗王国的幕后操纵者们,即便是Bucky,想要游刃有余地周旋其中也得费点力气,但那是Bucky的生活,Steve决定不多置喙,只是从Bucky手里抽走酒杯,后者象征性地哼了一声,“快挂了我一定给你电话。”


“希望如此,”一杯温水和两粒醒酒药代替了波旁酒摆到Bucky的面前,Steve俯下身碰了碰对方的嘴角,微笑道,“回头见。”


评论(1)
热度(8)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