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盾冬无差]The coldest day 最冷一天 #3

(3)Sligo Creek

这很快变成了一场猫鼠游戏,有那么两三次,Steve Tom Rogers的爪子按住了Bucky Jerry Barners的尾巴,至少Steve这么认为,然而当他准备采取行动时,却发现自己就和被Jerry耍得团团转的Tom一样,留给他的只有墙上筛子一样的弹孔和无名的尸首……
即便在犯罪率和谋杀率高居榜首的华盛顿,半年内无法侦破的犯罪事件也实在有些太多了。最近一次是Camelot Show Bar杀人纵火案,天知道这儿距离白宫还不到1英里。Steve就在现场,眼看Bucky消失在一片纸醉金迷中,然后不到一分钟,水晶吊灯之间的自动消防喷水器骤然发力,火警铃声大作,所有人在瞬间被浇了个透心凉,Steve不得不在警察和消防赶到前帮助那些双腿发软的脱衣舞娘和销金窟的豪客们一个个离开现场。至于Bucky,他甚至根本就和没来过一样,冬兵永远是伪装和隐藏的高手。
Steve不得不承认Natasha说的对,Bucky不想见他,还有,他实在不擅长追踪鬼魂的游戏。

晚饭后,照例有一趟无目的的散步,Steve去了超市,没事的时候他喜欢去那里逛逛,超市洋溢着的生活气息让他觉得自己和这个时代并不像事实上那么格格不入。
然而在看到家电区所有屏幕都切换到新闻画面——联合车站附近的地下水管破裂,水倒灌进地铁系统,相关地铁线路全部停运——他觉得一切又重演了,一次,再一次。
Bucky离他近在咫尺,却拒绝露面。

他在和Sam的电话中回到了家,Sam参与了救援,他就在车站附近,目睹高达几十米的水柱冲上了天,夸张得像拍好莱坞灾难片。
“……这可真幸运,断裂的位置在地表,等水涌进地铁站的时候,所有列车都已经停下来疏散乘客了,简直就像提前预计好一样。”
Steve把手机夹在肩膀和耳朵之间,好腾出一只手来摸钥匙,当他有些困难地把钥匙插了锁眼之后,他停了下来。
“我恐怕得先挂了,Sam,有点事,回头打给你。”无视Sam在电话那头的喋喋不休,他带着一丝的歉意按了结束键。
有人在屋里。他知道。
Steve下意识吞咽了一下,他感到自己的心脏跳得又快又重,这当然不会是Fury,也不会是Natasha,她去俄罗斯了,Clint和Bruce都不是这种人,唯一的可能是Tony,Tony喜欢恶作剧但是Tony在纽约,他很确定,早上他们还通过电话……
他想不起别的人了,也许是他根本不想再有多余的选择。

门被推开了,玄关和客厅依旧笼罩在寂静之中。
Steve放下手里的购物袋,无声地拾起了星盾,几乎就在他护住胸前要害部位的同时,有劲风从背后袭来,他猛然转身,“砰——”金属的碰撞在黑暗中爆出几点火花。
对方被他推得倒退了两步,后背撞在墙上,发生一声闷哼。
“Bucky!”夜风吹动纱帘,对楼的灯光隐隐绰绰。
被他按在墙上的潜伏者凶狠地挣扎了一下,抬腿踹向他的膝盖,Steve躲过了,还击以一记手刀,但并没有真的用力,落到对方肩头时,借力扭住另一边手臂。
这个动作让对方吐出一声粗重的喘息,Steve的指尖触到一片黏腻,他顿时紧张起来,“Bucky,你受伤了?”
“放手。”
Steve现在嗅到了他身上的血腥味,从联合车站到这儿要多久?二十分钟?半小时?但他从超市离开已经过了起码一个小时,见鬼!
“我不会伤害你,如果你不再采取任何攻击的话,我就放手好吗?Bucky你在流血,我需要看看你的伤口。”
在不太明朗的光线下,灰绿色的眼睛冰冷地注视着他,Steve将之理解为默许。
他慢慢地松开了手,先是机械臂,然后是另外一边,Bucky的右臂无力地垂下去,但他眼中的肃杀之意并未因之松动分毫。
Steve放下星盾,拉上窗帘后才开了灯。

屋子里和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任何两样,除了Bucky。
哦,天,Steve努力控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灯光勾勒Bucky的侧影映在他摆满了书和硬碟的书柜之上,这比所有Steve想过的画面都更加真实——Bucky在这里,这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们的目光在空气中相遇,后者在他开口之前侧过身来,深蓝色的夹克背部有两个小孔,在右边肩胛的位置,Steve忽然明白了他的来意。
“我没有办法把子弹取出来。”他道,别过头去不再看他,对冬兵来说,向人求助是一种耻辱。

Bucky在沙发上坐下,这让晕眩感稍微减弱了一些。他开始脱外套,时间宝贵,在药效过去之前他必须离开。Steve走过来阻止了他下一步行动,“你得保持右手臂不动,否则会加重伤势。”他没有搭理,但Steve坚持用剪刀解决他剩下的衣物,尽可能小心地将它们从他僵硬的肩膀上剥了下来。
Bucky漠然地看着他忙碌,来之前他已经处理了腹部的伤口,并用绷带固定了两根折断的肋骨,但Steve的眉头还是明显地皱在了一起,“我很抱歉,我应该更早一点回来。”
你根本不知道我会来,在被狙击手瞄准之前,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来,Bucky想。他是在穿越Tacoma Park的时候被击中的,对方人数众多,但显然还是低估了冬兵的实战能力,到达Sligo Creek之前一半的对手丢了性命,他身上的弹孔又增加了一个,然后他看到了那个孩子,七八岁的样子,在河水里扑腾着沉下去,他用最快的速度把他捞起来扔到岸上,他其实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在冰凉的河水浸没他的那一刻,他明白自己曾做过同样的事,那个人并不是Captain America,而是要早的多,小个子有和Steve一样金色的头发以及真诚得要命的蓝眼睛。这改变了他逃亡的路线。

Steve站到他身后时,Bucky还是绷紧了背部的肌肉,他的左手习惯性放在大腿一侧,这让他整个人都处于蓄势待发的高度戒备状态。
“Bucky,你得放松,我没法……”Steve停顿了一下,他的声音开始充满疑惑,“你的伤口……”
Bucky知道他在想什么,没有大出血的痕迹,衣服和伤口边缘的血都少得有些过分,这可不太对劲,“中弹后我注射了B9275。”
“B9275?”
“Hydra研发的一种药剂,瞬时带走伤口处的水分以防止过量失血,同时麻痹局部神经减缓痛楚感。”执行任务时他通常会随身带有应付意外情况的药物,小剂量但是极为高效,普遍带有强烈的副作用,当然Steve不需要知道这个。
Steve没有对他的做法发表评论,但Bucky知道他介意。这很奇怪,他没有关于Steve太多的记忆,仅有的大部分还难以堪称美好,但他本能地就是知道一些事。
伤口被刀挑开,有冰凉的东西深入其中翻搅,这引起他一阵轻微的不适,Steve的手覆在他赤裸的背上,安抚地略过他的肩颈,“没事,子弹有一点深,你得再忍耐一会儿。”
Bucky听得出来他其实更紧张,但是Steve的手一直很稳,只有结束时洗过桑拿一般的满头大汗出卖了实情,最后Steve用吊臂将他的手臂固定在胸腹间以免活动时牵动伤势,“我想,你还是得找个医生看看,Bucky,你同意的话,我可以找认识的朋友,不一定非得去医院……”
“不用了。”Bucky站起来,顺手将外套披到肩上,Steve的脸色变得苍白,“所以你现在要走了?”
他静了几秒钟,他利用了Captain America的情谊,然后他说,是的,再见。
但是Steve挡在他身前,非常坚定的那种,Bucky都要称赞他的勇敢了。
“如果你再不让开的话,你知道会发什么事。”
“你可以动手,Bucky,但我不会让你在这种情况下独自离开。”
对话没有必要再继续下去了,Bucky掏枪上膛一气呵成,“让开。”
“你不会开枪。”Steve甚至向前走了一步,现在枪口直接顶在他胸膛上了。
Bucky握枪的手颤动了一下,视线有几秒钟的中断,药效正在消退,而他被挑衅了,Steve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Bucky咬紧了嘴唇,平息轻易被点燃的怒火,他不想因为失控而伤人,起码不是今晚,对眼前的人。他最好速战速决,“我说最后一遍,让开。”
他迫上一步,Steve没有动,“Bucky,”他伸手握住了他的机械臂,这是件冒险的事,但Steve比他想的更善于观察和分析,“你看上去……不太好,是药有问题对吗?”
“和你无关。”
“你在发抖。”
“我说了这和你无关!”他的怒火又被撩拨起来,但下一秒钟,他的枪就落入了对方的掌控,伴随着子弹和弹夹被退出来落了一地的“叮当”声,是Steve略带情绪的回答,“你知道这和我有关!Bucky Barnes的一切都和Steve Rogers有关!”
他显然到了某种极限,这让他的注意力完全不能集中在被空手缴了枪械这件事或者Steve气势汹汹的宣言上,力量正在顺着指尖飞快地流逝,他产生了近乎自暴自弃的感觉,他走不掉了。“是副作用。就像你看到的,大概还有半小时我会完全丧失意识,在这之前我最好找个地洞把自己藏起来,我别无选择,他们就在附近,所以别再浪费我的时间,如果你……”
他想说如果你真的当我是一个朋友,或者别的什么,但他一瞬间就被扯进了对方的怀抱,他剧烈地抗拒,但绝望地发现自己已经丧失了行动力,而Steve完全抓住了这个机会,“你还有一个选择,留下来。”
他接着道:“你可以放心地留下来,你和我干过架,你知道我能对付那些杀手或者别的什么,Bucky,留下来,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相信我,你现在需要一个热水澡,来点三明治或者蛤蜊汤,然后睡一觉,醒来一切都会好的。”
“不……”Bucky从喉咙里滚出模糊的拒绝,但身体却并不配合,他正在逐渐滑落到对方的怀里,而他毫无办法。
Steve的说辞像是某种甜美的毒药,合情合理无可指摘,但Bucky很清楚依赖会削弱意志,信任则使人上瘾,他从未这样做过,把任人宰割的自己交到一个陌生人的手里,这是个错误,他不该来这里,他应该找个医生,用枪顶着随便什么人来强迫他完成手术,然后干掉他们找个地方躲起来……但是,他慢慢地合上了眼,他真的,并不想这么做。


SY地址:http://www.mtslash.com/thread-120436-1-1.html

评论
热度(2)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