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羊

没有船戏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

[盾冬盾]Remember 记得(吸血鬼AU)#4

前情提要

1.1    

1.2

2.1

2.2

3



Shuri将门前的遮阳棚打开,她笑得眉眼弯弯,“苹果派很快就好,让大家久等了。”


在她身前,长长的队伍在街角拐了个弯,时髦漂亮的女孩是队伍的主力,她们一边刷着ins和twitter,一边叽叽喳喳地聊着天。


Shuri毫不怀疑,今天她穿着印有硕大豹头logo的围裙的照片又要出现在社交网络的美食tag下了。


她在心里腹诽了那个丢下她看店已经几天没出现的兄长几句,转身去推店门,但有人比她动作更快,“叮——”随着门框上风铃的轻响,身后人发出一声愉悦的轻笑,“女士优先。”


Shuri迅速回过身,“你是……哥哥不在店里。”


“哇哦,那再好不过了,”Bucky的笑容变深了,“请给我来一个’爪爪苹果派’。”


“嘿,那不叫’爪爪苹果派’!那叫……”Shuri瞪大了眼睛,但她的抗议被Bucky用一根手指推了回去,“别和你那冥顽不灵的哥哥一个腔调,有时候我都觉得他是不是某个隐姓埋名的王子什么的……”Bucky俯下身,凑到一瞬间僵硬在原地的黑人少女面前,“我还从没听他说过一句Fuck。”


发现被愚弄了的少女在Bucky的喷笑声中愤怒地比了个中指,Bucky夸张地耸了耸肩,“这可不是’公主’该有的举动。”


Shuri几乎是下意识看了一眼店外派对的人群,随即意识到不妥,当她略带慌张地收回目光时,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小动作,而是正满眼期盼地望着厨房方向,熟悉的香味悄然弥漫,苹果派即将出炉。


她决定用最快的速度给他装一个苹果派,然后打发他马上滚蛋。像是能看穿她的心思一般,Bucky笑出八颗牙齿,“两个,谢谢,打包带走。”


……


Shuri气结。


伴随着空气中肉桂混合着苹果的清香,Bucky一手举着苹果派,一手提着打包盒,晃悠悠出了“Black Panther”的大门。新出炉的苹果派简直是个艺术品,整个派被做成猫科动物的爪子形状,黑色的派皮是“爪爪苹果派”的招牌,包裹着热乎乎的苹果馅料,Bucky放任自己沦陷在酥软的口感和若有若无的朗姆酒气息之中,哦,如果每天都能吃上爪爪苹果派,他不介意变成一只旅鼠。


哼,他才不会告诉T’Challa他看过15遍《疯狂动物城》呢。


站在街头将苹果派一扫而空,Bucky跨上Steve最爱的那辆复古摩托,他若有所思地回头望向甜品店的招牌,随后一踩油门,机车咆哮而去。


片刻后,一道黑影从屋顶一跃而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电梯缓缓下沉至底,Bucky伸手压了压头上的棒球帽,特殊合金制造的铁门轰然向两侧打开,他深吸了一口气,最后一点苹果的甘甜在舌尖融化殆尽。


这是他所熟悉的黑暗,一如他曾渡过童年的幽深城堡,抑或他曾求学的古老学院,他生于其间,黑暗是他背后的无形羽翼,遮蔽最耀眼的烈日,任他予取予求。


而此刻他在黑暗中等待,直到从阴影深处蹒跚而来的侏儒向他迎来,“Barnes少爷?或者我该称呼您Winter Soldier?”Zola博士笑容谄媚,细小的眼睛在镜片后闪烁着地底生物的微光,这让Bucky感到轻微地不耐,他居高临下看着他,片刻后道,“带路吧,博士。”


他们顺着锈迹斑斑的地下轨道步行前进,最终来到一处空旷的大厅,数条铁轨在此汇入站台,Zola轻轻挥手,虚空中骤然有光亮起,像颤悠悠的鬼火远远延伸开去,“生命在此涌动,请看。”


Bucky抬头望向远处,尽管他早知道Zola像一条蠕动的蛆虫,匍匐在这繁华都市的深处,无声编织着属于他的罪恶之网,但他从未想过这网竟织得如此之大。


这让他联想到城堡里中世纪的宴会厅,高挑的穹顶,冰冷的石板地面,爬满了蜘蛛网的枝形吊灯,只不过两侧排列着的巨型盔甲被一排排高大的容器所取代,冰蓝色的液体中无数不同进化程度的吸血鬼蜷缩着,仿佛巨大的婴儿,管线和监视设备像八爪鱼一般缠绕着他们赤裸的皮肤,在幽微的光线下阴森可怖。


Bucky不知道他们是否活着,或许吸血鬼本来就只是死亡的一种形式,在归于虚无之前,他们以另一种姿态暂时存在。然而生命,他几乎冷笑起来,永远不会与此有半分关联。


“博士,”他冰冷地开口,“你叫我来,想必不只是为了让我欣赏这些……”他似乎想找一个合适的词汇,但最终只是轻蔑而厌恶地望向那些容器,这里的一切都让他倒尽胃口。


“哦,当然,他们永远不能和您相比,Barnes少爷,”Zola靠近了,近乎迷恋地仰望着他,“这真是一件完美的作品,我能感觉,您已经转化了,看看这充满力量的躯体,摆脱了嗜血的本性,您可以为所欲为,圣母教堂的钟声永远不会为你而响⋯⋯”


他的话没有说完便被陡然提到了半空,Bucky的左手紧紧箍住了他的脖子,“你知道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杀了你不留下任何痕迹,教堂的钟声同样不会为你而响。”


在红骷髅妄图复制吸血军团的阴谋暴露之后,神盾局联合Tony Stark,将某种特殊的感应物安置于城市中心的圣母教堂穹顶之上,传闻这源自于吸血鬼猎人家族流传下来的古老秘术,能使任何S级别以上的吸血鬼在杀戮目标时引来教堂的钟鸣。


“咳咳……哦Barnes……咳……”Zola的脸在逐渐失去空气的过程中痛苦地扭曲起来,短小的躯干开始抽搐般挣扎起来,“不,不,Barnes少爷……咳咳,您,咳咳,别……Pierce,Pierce大人……”


猛然间,那股令人窒息的力量消失了,Zola像袋面粉般重重摔落在地,他几乎立刻捂住喉咙大声咳嗽起来,Bucky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博士,像您这样的聪明人,应该早点提起Pierce才对。”


他的语调是如此平静,以至于Zola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仿佛黑暗中有一把无形的利刃在他脊柱上轻轻划过,即便是狂妄如他,也不禁毛骨悚然。他在剧烈的喘息中想起一件事,从数年前的一场晚宴开始,Bucky Barnes——Alexander Pierce的养子,就不再穿绣有Pierce家族血蝙蝠家徽的礼服了,他的礼服背后绣着一只白鹿,而Pierce对此三缄其口,传闻他们的关系,恐怕不只是形同陌路……


但那毕竟只是传闻,关于Bucky的身世几乎不会有人比他更清楚……何况转化之后他的变化如此之大……


他喘息着抬起头,试图从Bucky的神情中捕捉一丝讯息,但显然Bucky已经不打算再和他虚与委蛇下去,Zola抢在他之前道,“我邀请您过来,是恳请您帮我做一件事,”,尽管因为内心的动摇他开始不确定接下去的话是否还应该说出口,“一个月前,有几名实验对象忽然苏醒,打破了容器从这里逃了出去,其中包括1000年和800年的吸血鬼,已有人引起了神盾局的关注,我想……不,是Pierce大人认为,有必要将他们处理掉。”


“处理掉?”Bucky意味深长地看了Zola一眼,“800年的吸血鬼可以在几分钟内轻易杀死数百人,几乎个个都是S级别,1000年以上的?或许你愿意直接告诉我他的名字?”


Zola肉眼可见的瑟缩了一下,Bucky环视着大厅,他的目光缓缓地滑过每一寸空间,那些印着抓痕的水管,被擦拭过却依然残留的血迹,他的目光落到延伸往黑暗深处的铁轨之中,“哦,不是他,是她。”


“Wanda Django Maximoff。”


回到地面的一瞬,Bucky觉得阳光简直是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了。他在街上转了几圈,以确保没有人注意到他真实的行踪,然后跨上那台复古机车,决定即刻回到温暖明亮的圣泉公寓去,他有一身的霉运需要光合作用。


家门发出轻响时,Bucky正躺在露台的躺椅上被迫思考Zola所说的来龙去脉,并深感他的脑中所想实在是对不起这明媚的阳光、轻柔的微风和加冰块的杜松子酒。好在Steve回荡在公寓内的脚步声暂时夺走了他的注意力。


“欢迎回来”,当Steve终于踏上露台,他懒洋洋地转过头,透过大得夸张的墨镜看向自己的好友,后者正露出一脸惊吓,于是他挑起嘴角,“要来一起晒日光浴吗?”


AO3这里走


随缘这里走


评论
热度(18)

© 安东尼羊 | Powered by LOFTER